專訪

編輯辯論:AMD的前景如何?

對AMD(紐約證交所交易代號:AMD)來說,今年秋天可說是多事之秋。公司出人意料的宣佈將由前任總經理Lisa Su接替Rory Read擔任首席執行長。

雖然公司長期以來都推派Su來執掌公眾形象,負責出席消費電子展和國際電腦展等活動,但是Read迅速被取代還是叫人吃驚。Read向來被視為過度時期的執行主管,但是一般認為他開展的組織重整計畫雖說進展緩慢,似乎奏效了,這也讓職務變遷的時機點更顯得出人意料。

Su將會面臨硬仗。AMD正處於轉型期,公司的狀況和2011年並不相同,和前任首席執行長Hector Ruiz在位時達到的高峰或低點也不一樣。

問題在於Su能不能「拯救」AMD?她有沒有足夠的能力扭轉公司的狀態?Bright Side of News*共同創辦人暨技術主編Anshel Sag,以及總編輯Sam Reynolds,最近針對這個議題進行深入討論。

~

Anshel:AMD又出現改變了。他們才剛公佈上一季的收益,還賺了不少,真讓人驚訝。沒錯,Lisa Su是出任新的首席執行長,公司內部也真的正在進行某些重整,但說到底我們還是想談談AMD的長期展望。他們一面承受Intel在CPU方面帶來的壓力,另外還有Nvidia(那斯達克交易代號:NVDA)在GPU方面帶來的壓力,短期來看第四季的表現很可能會相當慘烈。AMD之前向來都能靠GPU的營利來支撐CPU的損失,但我不確定第四季會不會出現這種情形,畢竟Nvidia的Maxwell賣得超好。

討論短期的疑慮之後,我們還能談談AMD遭遇的其他嚴重問題 — CPU的競爭力、GPU的競爭力,還有他們能不能撐過目前的大環境。他們確實才剛贏得設計上的勝利,也就是贏得Apple新推出5K iMac的青睞,但是產品的出貨量絕對不足以維持AMD的生計。他們在這一季沒有任何產品能和Nvidia的Maxwell競爭,而且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到明年上半年。但願AMD能在第一季有所突破,但是看來也非常有可能發生在第二季。

大家都知道AMD正在發展ARM伺服器和客製化的CPU(K12),他們甚至著手打造自己的客製化x86核心。但事實擺在眼前,多數研發都要等到2016年才會開花結果,現在還是2014年,AMD還要等上一整年,才有辦法稍微宣稱自己有辦法和Intel與其他公司競爭。

對了,SeaMicro出了什麼事?自從收購SeaMicro之後,AMD一直都沒說話。

我對AMD前途的看法,是他們在2014年第四季會很難熬,或許2015年第一季也一樣。公司或許會推出Fiji,這多少會有點幫助…他們也會開始賣運用在相同主機板和插槽上的兼容ARM和x86晶片,這也許能幫公司獲得一些勝利。但就實際層面來看,AMD如果想在2016年達到下一個發展階段,就必須想出辦法來撐過2015年。

Sam:我跟同事Anshel都同意一件事:AMD的未來可說是搖搖欲墜。

雖然Anshel相信這間公司正在復甦,但是能不能撐到2016這點,我是認為公司將會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,讓他們很難撐過去,而且市場也這麼想。考慮到AMD債券的利率:8.125%(利率現已降低)。就AMD這種規模的企業而言,這種情況實在讓人擔心。AMD可不是剛開展的採礦公司,還擁有南半球礦場的書面證明。AMD可是貨真價實的企業,製作實質產品,還在硬體拿下一系列引人注目的勝仗。

市場將AMD債券的利率拉到這麼高的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這項投資具有風險。AMD提供眾多承諾,和不少似乎是誇大其詞的說法。考慮到Beema和Mullins的例子,他們都沒有拿下高知名度的硬體勝利;考慮到在嵌入式空間沒有拿下獲得眾人肯定的勝利(這本該是AMD的救世主之一);考慮到AMD針對異質運算發展架構(HSA)進行的大量投資。HSA完全稱不上是誇大其詞的承諾,但也遠遠還沒發揮出潛力。最糟糕的是AMD去年11月在聖荷西(San Jose)舉辦以HSA為主題的開發者大會,出自不明原因,卻無法提出今年的具體發展計畫。

AMD將在2016年運用兼容功能,在相同的矽晶片上整合x86和ARM。這在技術方面是是很有意思的發展,但AMD缺乏市佔率,沒辦法讓市場權威出手推舉成新的標準。如果AMD還處在之前規模比較大,現金也比較充裕的狀態,就能承受嘗試推銷這項產品的損失,並以超越純ARM或純x86矽晶片的優勢進行銷售,但事實上就是辦不到。

AMD在Radeon方面的表現優異,這點毫無疑問,但這不足以推動公司前進。除非遊戲開發者開始創造出誘人的原因,讓人願意升級卡片,否則大多使用者還是會繼續使用現有的配備。對很多人來說,Radeon 7990已經夠好了,而且隨著加密貨幣逐漸失去吸引力,AMD這塊市場也就跟著蒸發了。

這和Su這位首席執行長有什麼關係?考慮到華爾街對分離和切割給予的熱情反應,這麼做可能是上上策。公司的視覺解決方案部門也許本身就表現得不錯。公司還可出售其他IP,或是提供技術授權。或許VIA(台北證交所交易代號:2388)也想在這場比賽中參一腳。

Anshel:我認同Sam說HSA應當能夠拯救AMD卻沒辦到這一點,但是Mantle技術絕對具有價值,可以讓AMD在硬體方面取得更多進展。而且嚴格來說,這已經發展一年了。顯然現在只有少數遊戲運用Mantle,但是在使用的遊戲中,似乎就能看出差別。

Mantle長期來看一定能為AMD帶來幫助,但從實際的角度來看,大多遊戲開發者會想轉用將在明年將隨著Windows 10推出的DirectX 12。但就算是這樣,我們可能還是得等上一年,市場才會開始出售任何能夠應用DX12的遊戲。我們等著看Nvidia和AMD搭配DX12的表現如何,因為Nvidia似乎正在跟Microsoft(那斯達克交易代號:MSFT)密切合作,也大肆宣傳在Nvidia硬體上操作最新DX12的示範。

即使缺乏CPU部門,而且部分行動晶片受歡迎的程度也沒有明顯增長,我們無法否認公司的「嵌入式暨半客製化」事業的表現還是相當出色。事實上,與前一年同期相比,它在上一季的表現還比較好,同時也超越再前一季的表現。AMD在上一季公佈淨收入達到$6.49億美元,包括收入和利潤在內,其中就有$1.08億美元來自這個部門。而且市場上還是有很多人沒有遊戲主機,而且還在等著看哪一家的主機會「贏得這場誰都贏不了的戰爭」。我認為這個部門在這一季的假期中,表現依然會相當不錯,但我也認為「運算暨繪圖」部門和上一季虧損$1,700萬美元相比,這一季的損失會更慘重。

你沒提到的另一件事是AMD的財務情況可能會陷入麻煩,他們已經賣出一堆資產,而且還開始向那些買家租用當初賣出的資產。AMD是無晶圓廠,所以無法再用廠房來抵押貸款,而且他們也已經賣掉位在奧斯汀(Austin)的總部和新加坡的辦公室了。

很多人都說該賣掉繪圖部門。要是公司變得無力償還債務的話,這就不再是天馬行空的念頭了。但如果要賣掉的話,價格會遠遠低於AMD在2006年付的價錢,也就是$54億美元。這對Apple這樣的公司來說一定是一大勝利,因為他們將能在整個生產線上有效運用繪圖技術授權(graphics IP)。但我認為要是AMD的股票跌到很危險的程度,他們可能就會選擇使出這最後一招…

Lisa Su有場硬仗要打,這點無庸置疑。但是她很了解產品,也很了解AMD適合的發展,還有公司的強項。問題只在於公司能不能確切執行她在過去18個月以來,早就宣佈的計畫。Lisa Su從「代理」首席執行長Rory Read手中接下這個位置,當時Read的職責就是要讓公司繼續運作,不能破產。他辦到了,但可惜這無法協助公司取得長期的成功。我承認曾經在IBM工作過的Read,承擔的風險比我預期的還要多。

我反覆想過很多次,都認為AMD一定會失敗,但不管你怎麼看,不可否認的是他們還是能賺錢。公司並沒有運用特殊的付款方式或會計詭計。他們是在運算暨繪圖部門瘋狂燒錢沒錯,但只要公司能在嵌入式暨半客製化部門繼續賣出那些產品賺錢,我認為他們能營運到2016年,到時我們就真的能看出公司在推出新的x86和ARM IP的加持之下,前景究竟如何了。

坦率發表您的意見:您認為AMD的前景如何?請在下方留言,和我們分享您的看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