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析

英特爾探勘新視野:目標應對準於會下金蛋的母雞還是與一群ARM架構的對手鹬蚌相争那蠅頭小利?

  希爾斯伯勒的波特蘭郊區是英特爾高檔產品的產區,也是其主要的搖錢樹, 今年此時是異常的熱,有許多天,高溫接近攝氏30攝氏度(華氏90). 所以英特爾內部(雙關語)為了準備在即將推出的全新工作站和伺服器而過熱,當然還有在九月IDF開幕之前,將會公開亮相的高檔桌面風格的Haswell而發熱。這些對媒體界而言,早已成了老掉牙的舊聞,所以在此就毫無意義的重複一些廣為人知的報導了。 英特爾如今將何去何從是很耐人尋味的。公司將會把重心放在Xeon和相關企業以及帶進高利潤的高檔客戶的產品嗎?還是會捲入更深層的“超流行,難獲利”的 ultra-mobile流行之戰呢 這兩個市場的情況簡直就是南轅北轍:第一,英特爾的數據集團,絕對是此行業的領導者,其市場主導地位徘徊在90%左右或更多,在一般的IT硬體業界裡占有最大利潤的市場。經過幾年的風平浪靜之後,又恢復了逐年的推成出新,且如時鐘滴答般有規律。除了胃口越來越大之外,也許要復仇 – IBM公司與其全球推廣的POWER8之外,目前在此業界中,就性能或與表現而言,尚未出現真正的全球競爭者. 英特爾是哀兵,無名小卒 另一方面而言,伴隨著多如牛毛的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產品中,ultramobile的利潤最大卻也最可疑,但英特爾於過去以及現在仍然是哀兵一個。或許這比十年前,當AMD 在x86領域裡與英特爾對峙的情況還糟,還有十五年前當Alpha與MIPS與x86對峙一樣。 至少在這些相應的時段過程中,同時努力進身擠進主要的舞台,兩位競爭對手同時皆有著保護的利基市場,使得他們能縱橫四海,並維持了一段時光。在這兩種情況下,皆緣由於與效能與功能的優勢,以及客戶的忠誠度,至少對於特定的應用程式,英特爾在當時是無法與那些對手媲美的。 與今日的ultramobile戰場一比,英特爾為了趕進這個幾乎完全被ARM所主導的市場裡,而早已陷入巨大的財力和工時的深淵。在過去的幾年中,這嚴重的影響了資產負債表的處理過程。但英特爾如與其他對手一樣,有其保護市場:高檔伺服器的基金來支持的低價產品ultramobile的同儕。然而,儘管,基於Atom 處理器的行動產品表現的可圈可點,在相當多的情況下,他們卓越的超越了ARM的競爭以及龐大的投資在Android應用程式的移植植上,結果仍只是寥寥無幾。 吸取經驗教訓 讓我們回溯到Alpha和MIPS 在各自的鼎盛時期,比x86擁有更多的比較性能優勢。 那些額外的性能在高檔領域中,比在智慧型手機裡來的重要多了,智慧型手機其主要功能,畢竟就是通話和傳送簡訊等等。但其背後的公司,無論如何都來頭不小,卻仍無法處理的英特爾市場營銷的競爭和缺乏意願,由其他合作廠商的全力支持他們。因此,至少在中國以外的地區,他們失敗了 現在,英特爾需要一個強大的“中央委員會“來應付全球供應商“,如三星、華為、英偉達、蘋果、LG和高通,一通與寶寶 ARM Plc 合作,以推動ARM的前進。 其實目前ARM跟本不是最好的架構。事實上,如果你真的想找一個性能和架構比x86更差的東西的話,ARM和SPARC就是唯一的真正候選人,除了“good ship Itanic.”以外, 這個架構最初的是為低消費的桌面PC(參見:BBC微電腦系統)和嵌入式系統式應用程式而設計的,從來就非為高性能的運算,可在現實中與ultramobile業界共存,除非有重大的變化,就會與過往的應用程式和目前的發亮發紫的相容性有衝擊。 畢竟花了ARM的近30年 ,從1985年的“Acorn RISC機器”到2014年的Cortex-A57 才有正確的64 位元處理器,而MIPS和Alpha在1990年和1991年就分別是完全的64位元。即使x86到現在,也已經超過十年歷史的64位元。 這些ARM結盟的廠商,每天彼此打擊對方就像無人能敵;他們是彼此的最大的敵人。然而,英特爾的介入回將他們團結起來,以面對不該有機會在此領域裡生存的“共同的敵人”,至少不該在PC業界裡會出現的模式。 英特爾是否需要退場策略 即使伴隨著股東而來的壓力,像是“我女兒的iPad沒有Intel Inside。立刻修好要不就滾蛋!”之類的。問題是英特爾介入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混戰中到何種程度? 像FullHD以UHD2合1在Broadwell ULV上運行是有道理的,因為它本質上是一個具有平板模式的PC Ultrabook,反之亦然。 Windows比Android來說,更像是一個生產力平台,所以會有一定的差異. 然而,ultramobile的戰場上,晶片和最終產品以殘忍的價格互相殘殺,英特爾的進入,未必是件好事。或許,在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領域中,建立並維持10%的市場佔有率,是個合理的目標,不同於蘋果在桌上型和筆記本的空間,這將會是最適合的。這市場夠大,足以建立一個獨特的利基價值。以創建一個漂亮的獨特價值, 並有大部分的應用程式都是初出市場,對ARM端而言,並沒有重大的威脅,而其他的事情就基本如常。 然而,那些與ARM廠商相同的高端客戶,對於英特爾那售價四位數字晶片的高利潤而垂涎,英特爾必定要非常果決,並經由加速推出產品和保持龐大性能的領域來對這些廠商說明,這樣的結果是讓他們永遠也不能迎頭趕上的。Broadwell EP不能因每年的更新週期而拖延, Skylake也不應跟進後續。有利可圖的企業級SSD,網絡和互聯程式都同時存在,他們應該用快速的腳步向前邁進。 如果有一種辦法方法來合理化每個插槽的晶片價錢應該更高,跟著更強大的CPU與更密集的數據中心,當功率與空間都是制約條件,那麼或許還有改善的方式. 我們來回頭看看以前那些非x86 RISC的架構,至今仍將ARM拋棄與塵埃中,迅速向英特爾跟前邁進,並同時利用現有的插座和晶片的基礎設施。畢竟,X86就是X86,似乎有某種實際的屏障 – Xeon E7 series 的每一個插槽售價打約5000美元,既是願意接受的價錢。 這仍然只有大約三分之一IBM可以從銷售其頂尖POWER8產品中可得之利潤,更不用提那超快昂貴的MCM版本。如果我們有一個更快的RISC互補,而且是Xeon E7相容插槽的解決方案,因而提供了足夠的額外性能,尺寸和功能的好處,那麼用戶就願意支付10000美元的插座嗎? 尤其是與x86比較,是否可能在每個週期,每個核心可以實現更高的指示說明,甚至僅僅只是一般應用程式?中國的“神威”阿爾法程式,大約在一年的時間創造了相當精致的100 PFlop機器, 也許是正確的暗示。是的,它早已讓ARM望塵莫及了。

Read More...